告博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博客关闭了一段时间,关心的朋友们都问我怎么打不开了,我说停了,什么原因以前曾几次在日记中提到过,不想多说了。现在知会一下,有记着我要串门的博友们,请访问我的新家吧:http://qxuelian.blog.tianya.cn/
《小说界》第4期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她觉得命运对自己太不公平了。当年她在梅香的挑唆下自己寻找意中人,第一个看中的就是刘大同,无奈他母亲和妹妹嫌她福薄;后来与王光明一见钟情,两两相悦,却又被梅香一杆子插去,终究两人没了结果;总算最后嫁了保生,满以为此生有靠,谁知保生却是个描金围桶,空生了一副好脸子好骨架,好吃懒做抹牌赌博样样占全——可自打抱养了女儿春花,也蛮像是一家人了,而今偏发生了这等样事!
听 雨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生老病死岂独春秋感怀?对有的人,或者秋也是冬、春也是冬。印象中彭师傅奇瘦,满面沧桑不说,喑哑之声说起话来甚为吃力的样子,他老婆倒是会说会讲,只总不在点子上。彭师傅真是没有过一天好日子,总是在拼命挣钱、挣钱拼命,拉债还债、还债拉债。不过三月光景,彭师傅竟是撒手而去了。留下孤儿寡母,他老婆的说讲都用来哭了他!
病中日记(2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我之所以没到党校同学的医院就是不想让大家知道——今天他来电把哪个医院哪层楼几号房几号床说得清清楚楚,我笑说看来我想在这座城市里干点坏事都不成啊,他说那当然随你到哪里只要有心就没有不知道的。我呵呵乐着,说幸亏自己安分守己,要不然早被你们打入另册了。
病中日记(1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我又问手术后的那个肿块怎么样,他拿过一个瓶子让我看——似乎是很厚很大的一层皮肤组织,在水里面浸泡着,显得很粗糙——来不及仔细看,强烈的睡意又向我袭来,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来,我们拥抱一个吧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在他们的爱里生活,我真的感到很知足。我经常都不愿出去与人打交道,享受浓郁的亲情总好过看别人勾心斗角尔虞我诈;问题是谁都逃不掉人的社会属性,我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耐心,与我愿意和不愿意接触的人交往。
重读《荆门州志例言》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 《中国名塔》一书,当阳的玉泉铁塔、钟祥的文风塔榜上有名,而地处两地之间的荆门东山宝塔榜上则无名——编著者说:“久闻该塔大名,只是荆门地方政府塔内塔外的碑文对塔的肇建年代说法互相矛盾,我们不好下笔,只能爱莫能助,忍痛割爱了。”现在,荆门的上述古迹与人文历史“痕”迹难定,当然就难为“经世用”了。
作品中最见精神的是小舟与舟中人。乌云如山,排空而来,舟中人却能端坐其间,大有忘身江湖的意趣。而更能让人心动的是,这一页小舟是画在飞白出来的气眼上的,这更见作者超脱的一面,其间真是大有禅意。
我哭了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想着这个男人多年来容忍我的任性,那么地疼我爱我,一如既往地呵护我,怜惜之心并不因时间的流逝而有所消减,我真的是情动于衷好想哭啊!我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来,一任眼泪默默地在脸上恣意横流……
成了企业家协会会员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从那时起我即懂得,女人要想立于不败之地,除了自尊自重,更要自强自立。今天参加这个会,这种感受于我更强烈,我更加认识到,女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,实现自我价值,就要充分学习广泛吸纳,要做到视野开阔胸怀宽广,要敢于站在男人群中与他们比肩高,要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气概。

昆仑花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